圖書館空間利用的省思與挑戰

2015/10/27

【撰文●台灣國際資訊整合聯盟協會‧詹珺淳】

讓我們來想像一個畫面:堅固的木頭桌子、坐不爛的椅子、明亮的燈光、全白的牆壁、書架上擺滿書本雜誌,這會讓你聯想到甚麼?對,就是圖書館,這就像是傳統的圖書館閱覽室,但隨著時代的改變,這樣的空間是現在使用者、讀者喜歡去或是想要去的空間嗎?但什麼是好的圖書館空間?專業建築師設計出來的空間就是好的嗎?把音符的元素加進空間裡,進館人數有因此而增加嗎?在樂齡空間放進了許多放大鏡,這樣是否真的符合長者的需求呢?圖書館興建好後,是不是空間就被限制住了?怎麼樣用最低的資源,創造出令人為之驚豔的空間呢?
 
 
圖書館建築以競圖為主
 
當1930年代,美國已經建造出當時全世界最高的大樓-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時,台灣與中國大陸及日本正在戰亂中,戰爭也間接影響了台灣的建築業的發展,早期的圖書館的建築多數都是以競圖的方式決定,圖書館的建築就以建築師的想法為主,但許多例子卻發現這樣的設計並無法完全符合圖書館的機能,直到民國九十年代,公共圖書館更新改造時引進另一觀點,除了專業的建築師,還跟加入了專家委員實際的輔導與參與,曾設計過不少圖書館的台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吳可久博士表示,當建築師無法了解圖書館分類系統時,更需要專家委員甚至是圖書館員清楚告訴建築師,如何去排架、如何讓圖書館尋書的動線越發清楚。飛資得企業集團駱英豐創發長也強調,圖書館是以讀者跟社區為中心,館員應該主動向建築師提出需求,說明想為讀者提供什麼樣的圖書館空間與所需的設備。
 
(圖1 吳可久博士提出,館員是資源的分配者,如何去要求讀者是很重要的課題。)
 
吳可久博士表示,近幾年都有許多圖書館進行空間改造,空間都是漂亮的,但卻忽略了圖書館的藏書,改造後的結果,不禁讓人去思考圖書館的功能是什麼、圖書館的定位什麼、圖書館希望帶給讀者的意義是什麼;此外,當Metadata與資訊整合後,圖書館究竟是博物館還是檔案館,圖書館的職能慢慢混雜,但也逼著館員們重新去思考,紙本書籍該如何以數位化呈現,如何去重新分配館藏。
 
 
空間改造 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然而圖書館的空間不會自己存在,如果圖書館內只有館員,這樣的圖書館空間是沒有意義的,在以往圖書館給人的印象就是安靜的、不能亂動的,但真的是這樣嗎?圖書館的設計是應該是彈性的,花了錢改了裝潢,為的就是希望圖書館的服務能夠進到每個人的心裡,以24小時營運的新北市立圖書館為例,因安全管理為由,在夜晚九點之後只開放一樓與四樓,其他區域就會拉起紅線,若在設計的初期與建築師討論,其呈現的結果或許會有大大的不同,又以婚禮為例,在國外公共圖書館是可以被出租的,如果在圖書館內舉辦婚禮,藏書變成主動的背景,這樣的彈性空間似乎給人與眾不同的感覺。
 
(圖2 駱英豐創發長表示,從使用者的角度去思考,如何讓讀者樂於去使用圖書館空間)
 
 
飛資得企業集團駱英豐創發長提出,如何透過空間的設計,讓圖書館的資源真正被利用,館員是資源和空間的攪拌棒,如何把空間與資源攪拌成吸引讀者的雞尾酒,則需要深思。
 
以公共圖書館的樂齡學習中心為例,常看到血壓計還有放大鏡,但讓長者一直拿著放大鏡看書報手會很酸,是否可以可以將放大鏡加上支架及特別的光源,這樣長者看書報時比較舒服與方便,又或者可以結合科技,使用平板電腦看電子期刊,可以將字體設定大一些,甚至能夠有館員在旁讀報一起討論,在平時呢也能夠播放影片,就好像在廟口一樣,跟朋友一邊看影片一邊聊天,怎麼樣去設計一個半開放式的空間,讓在圖書館比在家裡還舒服,以及廁所的動線,這些都是值得思考設計的。
 
 
成功的空間改造  以讀者為出發點
 
時代的改變,學生使用圖書館的模式漸漸改變,學生的學習模式由過去埋首苦讀,轉變為分組討論,過去傳統閱覽室的模式已經無法符合學生的期待,漸漸許多學校圖書館也將閱覽空間規劃成開放式的討論空間,包含朝陽科技大學以及桃園創新技術學院等。
 
就像許多圖書館一樣,朝陽科技大學波錠紀念圖書館過去曾因使用率低,學生越來越少到圖書館,為讓空間有效利用,這時館方有了一個轉化的念頭,來進行空間改造!
 
以每一年館員都會參訪各圖書館,結束後會記錄下自己的觀點,這已經做了十幾年了,再加上平時對學生的觀察發現,此外也加入學校未來發展,三方概念下進行改造,成立專案小組,藉由不同組別,包含讀者服務組、技術服務組等館員的參與,從上游到下游,這是一個團體互相激盪的過程,藉此更能夠了解彼此的業務,成功改造出三大區塊,繽紛創意區、i show分享區及活力放電區,而三塊都有著不同的功能與意義。
 
(圖3林鈺雯組長提出,在空間改造的過程中,監工督導的部分也要特別注意)
 
 
空間融入學生的生活
 
第一是繽紛創意區,結合學校的未來發展,創新創意及創新三大概念,空間擺入三創的書籍,這裡也成立開放式的討論空間,將學科的指導教授拉進這個空間,讓老師與學生互相討論,是一個多元化學習的空間;第二為i show分享區,則是當時被分割出去的空間,這一個區塊適合舉辦小型的活動、演講或者是新書發表等,是可以讓所有師生來申請使用;第三則是活力Fun電區,這個區域則是希望輕鬆一點,放置了益智遊戲、休閒雜誌等,甚至還有咖啡機,如果功課討論累了,可以在這裡喝咖啡休息一下。iSpace多元學習空間介紹網頁:http://www.lib.cyut.edu.tw/newweb/ispace/
 
空間改造好了,行銷也非常重要,如何介紹給全校師生?圖書館製作了可愛的扇子,請專門攝影的學生來拍照,加上文字簡介,以精品的方式來包裝就像是發行空間雜誌,發送給老師與學生;此外,與星巴克合作,發送咖啡券;與學校公關部門合作發佈新聞稿,增加圖書館的曝光度等,民國100年開始做空間改造,到現在每個月有近一萬五千人進入圖書館,朝陽科技大學圖書館林鈺雯組長說,這樣成功的空間改造,校方也發現空間的設計融合了學校的發展策略方向,校長也常在會議中提出,圖書館是朝陽校園中一定要去的地方,並且非常支持後續的改善工程。
 
 
空間開放後所延伸的問題
 
許多學校圖書館漸漸有咖啡廳甚至開放將食物帶進圖書館,卻也面臨清潔衛生的問題,可能會有蟑螂有老鼠,該如何解決呢?駱英豐創發長提出,邀請讀者參與討論,成立委員會來共同制定一個被大多數人接受的行為準則,不應由圖書館館員擔起所有的責任。
 
圖書館空間的開放也讓許多活動由戶外轉移到室內,甚至有學生喜歡到圖書館跳街舞,要如何把噪音降低呢?吳可久博士提出,高音可以用隔間將聲音隔絕,但是低音本身就像打鼓一樣,只能靠設備例如吸音棉等特別的材質來降低噪音;針對這兩個問題,吳博士也說,有些是學生與圖書館的界線,這是館員該負責的嗎?館員是資源的分配者,遇到類似這些狀況,圖書館要如何要求讀者,如何將資源的分配得宜,這是非常重要的課題。
 
(圖4 透過分組討論的形式,讓所有參與者都能夠提出對空間改造的想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