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感性‧熱情 -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圖書館林淇瀁館長專訪

TAG:

2015/12/01

詩‧感性‧熱情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圖書館林淇瀁館長專訪
 
【採訪撰稿●林孟玲】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圖書館館長林淇瀁教授筆名向陽,有著詩人、報人、兒童文學作家、評論家、學者的多重身分,著作等身,但他最醉心的還是詩人的身分。他13歲就開始寫詩,一路走來,始終沒有改變心願,因為生活在不同階段選擇不同的職涯,都是為了養活追求詩人的夢想。
 
 
 
文學家眼中的專業圖書館
 
林館長在大學裡的授課專業是臺灣文學,他謙稱自己在圖書館領域是幼稚園階段,然而從他喜愛閱讀、喜歡徵集好文、好書、蒐集手稿、凸顯地方特色、朗詩分享等過程,實與圖書館的關係密不可分。對於圖書館的專業,他認為館員很重要,圖書館扮演典藏記憶及智慧的角色,要能夠清楚自我定位,如果行有餘力,更要彰顯自己的特色。國立台北教育大學並非綜合型大學,館藏不易做到無所不包、無所不藏,除了反映校園師生需求外,目前主要的館藏特色在於完整的小學教科書和日文古籍。
 
館長認為,有特色的圖書館就會變成專業圖書館,在主題上典藏要力求完整性,小到小冊子與未正式出版品都要收藏,他認為臺灣要有純粹的文學圖書館和美術圖書館,如此可以有計畫與理想的收藏臺灣的文學與藝術,就好比書店有專門賣現代詩或攝影的,專業圖書館也可以細到小說、散文或臺南文化……等各種主題,如此就可使新世紀有記憶點,由專業典藏中展現主題活躍的對話與生命。
 
 
 
詩的起源與熱情
 
林館長小時候因為家中經營書店,國校三年級開始養成讀書習慣,對文學產生高度的興趣,到國校六年級,就已經看完店內的書。在知識渴望與好奇心的驅使下,打開書後的版權頁,依序向出版社寫信,從重慶南路街頭的大中國書店到街尾的正中書店一一索取出版社書目,透過書目選書,藉由郵票與現金的往返,在南投鄉下取得書籍閱讀。
 
一次郵購時,他買到屈原《離騷》。《離騷》是一本深奧的書,十多歲的年紀讀不懂,他在背誦、抄寫再讀還是不懂之下,立志要成為一個詩人,要像屈原一樣,「寫出讓十三歲孩童讀不懂的詩」。十三歲時曾寫新詩投稿,受到《巨人雜誌》採納刊登,編者的編後語說「必有大成」的激勵,讓他更堅定詩人的道路是一生的志業。
 
林館長的詩集《亂》也呼應《離騷》的體驗。這本詩集歷經16年的嘔心瀝血,寫的是1990年代臺灣社會的政治與經濟變遷。一如《離騷》的<亂曰>所寫:「已矣哉,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既莫足爲美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林館長也將屈原的楚聲、楚物、楚風對應到臺灣的變動年代,書寫1989-2003年的近代社會史詩。在詩集《亂》中,他綜合各種詩作的手法,語言採國臺語混搭,反應當代俗民文化,朗朗中有著憂國憂民的情懷。《亂》以內容與形式的多變,描述現實主義與現代主義的交融,在2007年獲頒臺灣文學獎新詩金典獎。
 
聽過林館長朗誦詩的人,浸潤在國、台、日語交互的聲韻中,可以感受鏗鏘有力,表現社會寫實的作品風格,也有濃厚的鄉土情操。館長說他非常喜歡聽台語廣播,在電視傳媒還沒有普及的年代,他常常模仿廣播者的說書與咬字,所以在聲音的表達上,他特別掌握到戲劇性傳唱的訣竅,信手拈來熟稔的廣播劇、布袋戲、歌仔戲的橋段可以隨時獻聲。
 
〈一首被撕裂的詩〉也是《亂》的代表作,描述228事件與情感,他以空白方框隱喻政治的限制、和史實相抗衡,用歷史遺忘及考證來突顯詩作中的想像、延伸,朗誦時有時代的情操,而在文字拆解中,又可以組合重新玩味,也可以讓讀者發揮想像來填充,字裡行間趣味橫生,聽過的人無不驚艷。
 
 
 
文學的翰墨因緣
 
林館長在1980年代擔任自立晚報副刊主編,在廣徵寫作文稿與鉛字編輯印刷的過程中,完整保存了許多珍貴的作家手稿,後來在《文訊雜誌》寫作家手稿專欄,重新整理手稿,於2013年集結了林海音、葉石濤、齊邦媛……等24位作家的手稿、書信,編成《寫字年代:臺灣作家手稿故事》。這本書為臺灣文學史提供了重要的一手資料,如齊邦媛教授當年為臺灣文學館奔走時,在公聽會前一晚,曾傳真給林館長短信,希望他呼應這個訴求,共同促生臺灣文學館。當年齊教授寫給林館長的信,是臺灣文學館的重要催生依據,原稿已經捐給國立臺灣文學館。此外,葉石濤先生1984年間,也在給林館長的信中談到他撰寫《臺灣文學史綱》的心情,都留下了最珍貴的一手史料。
 
展開書頁,看到這些臺灣文學家在1980年代的內在歷程表現在手稿文化上,深度的刻劃文學家的情感底韻和人文素養,悸動之心,久久不已。在今日電腦當道的年代,這些書寫文字和文化淬煉更見彌足珍貴。林館長說,《寫字年代》的續集目前也正在撰寫中,未來也將出版,預計會有更多的作家手稿可以讓大家看到臺灣文學的風華傳承和演化。
 
林館長在網頁上的作品分享有「向陽工坊」、「向陽文苑」、「向陽詩房」、「經緯向陽」……等,這些網站全出於他一手架設的,在www結構下,採用FrontPage與自己寫程式完成作品的展示,站在純粹分享的角度,讓喜愛向陽詩歌的人可以找到來源與典故、相關報導。他說分享意外帶來想要為譜曲找素材,或者做教材的人找上門,開放引來更多元的關注,成就了詩歌分享的趣味。而在Facebook 盛行的現在,臉書是他現在主要經營的傳播媒介,每隔兩、三天就有新的分享,內容有詩、藝文、版畫等的「深刻與細描」,他認為要經營臉書就要恆久、持續的做,透露出他對文學傳播的敬謹敬慎。
 
多才多藝的林館長也創作版畫,10年慢工出細活,共刻了12幅作品,這些作品來自他博士班時期,面臨生活頓挫,藉以刀工刻畫木頭來紓解念書壓力,過程一氣呵成,素材取自鄉村樸實生活,也是館長1990年代從報人轉捩到學者的心情寫照。現今時下流行動手做,談space-maker,館長從網站到雕刻都是無師自學,自己動手的「氣力」(臺語)正是年輕人的好榜樣!
 
 
 
感性與蝸牛的共舞
 
林館長自謙是蝸牛,從詩人到教授,看似順遂的人生,其實是他在多舛轉機中走出自己的路。他說理性規畫時間與工作,不能保證成功,反而是在人生面臨變化之際,用感性的觸角,體悟出人生可以發展的方向,才能安身立命,他比喻他的速度好比蝸牛慢速,蝸牛沒有眼睛總是勇往直前,從來沒有退後,感性的觸感支撐著他一路前行。年輕時他擔任過海山卡片文案、時報周刊主編、報社主編,都是因為他有詩人的身分而結下工作緣分,最後輾轉走入學界,成為教授。他感恩來時路,人生像過河卒子般微小,理性努力沒有辦法力保成功,是感性成就了夢想。
 
暖暖的午後,訪問結束,林館長陪著我們步出圖書館,看到新的數位學習共享空間在做最後的收工動作,館長說圖書館要走出一條新路,氛圍和設備也很重要。在更多的經營理念分享中,我們看到文人館長在浪漫感性中,清晰的圖書館引導哲學,正如他人生中每一個角色展現,如實的在當下,恰如其分做好每一個職務,展現對服務社區的所應盡的責任,像一首親民的詩,讓人浸沐在平易而溫暖的陽光中。
 
(本文依據林淇瀁館長實際訪談,林孟玲整理撰稿,林淇瀁館長審稿)
 
參考資料:向陽 《亂》亂序、寫在前面等文,向陽詩房,民94,http://blog.chinatimes.com/winway/archive/2005/08/23/12250.html ,2015/11/12檢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