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與建築師的對話 信任與尊重

2016/01/26

【撰文●台灣國際資訊整合聯盟協會‧詹珺淳】
 
2012年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開館,館內空間打造成為一個舒適的客廳,2014年高雄市立圖書館開館,整個建築體就像樹蔭廣場,讀者可以在圖書館裡閱讀、休閒與運動,2015年新北市立圖書館開館,圖書館成為家中的大書房,24小時不打烊,以上所有建築空間設計都是以使用者的行為為中心,該如何讓結合圖書館與建築兩種專業領域的圖書館完美呈現在使用者面前呢?館員是第一線與使用者接觸的人,如何將使用者的需求及館方的管理融入空間裏頭,館員如何成功與建築師表達與溝通則成為了相當重要的一環。
 
 
 
時代更迭 圖書館設計日益多元
 
甚麼是好圖書館?傳統的圖書館空間都是以藏書為最大考量,當要進行空間規畫或改造時,圖書館館員在意的多數都是管理流程、邏輯與動線,包含書應該要如何擺放與保存,莫國箴建築師說,十年前,很不喜歡規劃圖書館,每次規劃圖書館館員都在跟我說藏書量,館藏有幾萬冊,一公尺的書櫃210公分高能夠放幾本書、多少面積扣掉走到後的空間乘以210公分等,最後都回到數學問題。
 
 
再加上傳統圖書館建築空間無法接受不是矩形,最好是正方形,限制了建築師對於圖書館空間的想像與創新,直到臺灣師範大學圖書館民國73年興建了半圓形的圖書館,為挑空的建築,當時轟動圖書館界及建築界,許多建築師跟學生都去去參觀;2014年國立臺灣大學辜振甫先生紀念圖書館開館,由普立茲克獎得主、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先生設計,館內的書架全都是圓弧形的,這樣特殊的設計卻是建築師花了許多時間與業主溝通、說服業主。
 
現在圖書館為了讓自然光透入室內,使用大量落地窗,如此一來也能夠節省室內照明用電,但在早期也是無法被接受,第一難管理,第二陽光照射會使得室內很熱,就會有空調的問題,很耗能。
 
以上空間的改變,都是時代的變遷與館員及建築師討論、溝通演化而來,但要如何才能構成成功的溝通呢?
 
溝通模式館員應主動出擊
 
圖書館,往往都是校園內或是地方區域內最亮眼或突出的建築物,過去圖書館往往成為建築師為了自己的美感與成就感,建置了圖書館,卻不符合館方需求,為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館員就應該主動與建築師說明,整修或是興建圖書館希望達到甚麼樣的目標。
 
飛資得企業集團駱英豐創發長進一步說明,為避免建築師與館員對於空間規畫、設計造成認知上的落差與誤解,溝通有三個原則,真善美,第一是真,強調溝通是精準跟正確的,溝通過程中有很多障礙,怎麼去排除障礙,空間改建的過程中有許多利害關係人,如何跟建築師、營造商、監造商溝通其價值跟理念,則是館員須注意的,善,希望溝通能夠彰顯圖書館的價值,最重要是希望美,這個美是超越個人超越時空價值,每個人都有特別的喜好與堅持,如何建造出與時俱進的圖書館,是館方必須去順應時代,才能建造出超越時代價值的圖書館。
 
 
要蓋一個圖書館不是空的建築物而已,希望可以創造一個空間,容許館員在圖書館裡面協助文化有更多孕育的機會,讓圖書館的資訊成果有更多開展的機會的一個空間,這是我們希望跟建築師對話的最終的目的。
 
 
館員與建築師的堅持
 
莫國箴建築師也說,每個建築師的個性也都不同,自己則是喜歡用聊天的方式來了解館方的需求,其實館方應該主動說明,圖書館堅持的東西是甚麼,甚麼樣的內容是不能更動的,在這些已開出的條件外,設計空間、美學形式、顏色等放心交給建築師自由發揮,也許設計完成後的成品會出乎館方意料之外。
 
許多建築師會無法理解館員的堅持是為什麼,例如圖書館在進行施工時,館員堅持圖書館一定要開放,但對建築師而言卻感到疑惑,原本兩個禮拜的工程時間,若暫停開放圖書館,就能夠用三到五天完成,這時就會碰到如何去傳達彼此的價值與尊重彼此,這時館方也許能夠擬定一份針對營建期間的服務規劃書,可以讓
建築師做進行參考與理解。
 
新北市圖書館的陳雅貞主任提出,曾經她經手一件圖書館改造的案子,合作兩位不同個性的建築師,剛好長官對於這案子有意見,第一位建築師比較年輕,溝通上產生問題,後來換了另一位建築師來跟長官溝通,年紀比較大,這個建築師就比較用聊天的方式跟長官溝通,但是這位建築師對於長官要求的內容都同意,館員的立場心裡想不能再答應,事情做不完,但後來建築師告訴陳主任,有一個觀念也不錯,以前他也會堅持,在他越來越年長的時候,用他的專業來幫業主解決問題。
 
 
館員應及早參與前期規劃並了解法規
 
在現行圖書館工程規劃中,館員往往都是在公布決標公告之後才參與,沒有參與到前期最繁瑣的規劃階段,決標之後,卻又得從頭討論與規劃,莫國禎建築師則是建議館員若能夠提早參與前期規劃的溝通與討論,可以讓建築師更快速以及準確完成設計圖,並且了解公共採購法之規定,館員在進行決策時能夠有法源的依據。
 
 
老建築與閒置空間的利用
 
以剝皮寮為例,這麼小的空間能不能當圖書館,答案是可以的,但是閒置空間歷史建築物,比較屬於主題性的圖書館,不適合一般的圖書館,但超過三四十年的房子,例如花蓮市立圖書館,在圖書館內會遇到耐震,結構,活載重等問題,圖書館一般書庫是六百五十公斤,集中書庫要九百公斤,很難去解決這個問題,評估完假設結果是一個老房子要花三億,新房子花兩億,你會選新房子,老房子就放一邊,最後還是卡在社會價值對這件事情的重要性,還是有很多國家的老建築修完之後比新建築還貴,他們選擇用老的,例如英國泰德美術館,火力發電廠花了快兩百億台幣,但是每個人都說比在倫敦泰晤士河旁邊蓋新的還有味道。
 
但莫國箴也提醒所有館員,很多公共工程在地方上超過三十年以上,在財產跟產權上沒有登記,請跟主管全面檢討手上的房子,先去想辦法辦補照的動作,不然在未來做很多事情都很麻煩,都要依法行政情況下,若連執照都沒有,都沒辦法申請,也不要害怕行政流程,所有的公共工程程序是放在最前面。
 
 

延伸閱讀